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明星

赋定乾坤 第八二话 抱着你睡觉很舒服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1:47:30

赋定乾坤 第八二话 抱着你睡觉很舒服

风劲遒把华枫往床里面挪了挪,也躺了下来,但心中起起伏伏的,根本没有一diǎn睡意。

又盯着华枫的xiǎo脸看了半天,却是越看越觉得亲切。

睡梦中的华枫当然不会理会风劲遒的心思,只是那xiǎo嘴里还在不断的咀嚼,似乎还在吃着刚才吴婶所做的饭菜。

“难道他説的会是真的?真的从xiǎo到大都只能以桃花为食,以桃汁为水,不然他怎么会如此瘦弱?就算他从xiǎo身体羸弱,但以老家伙的本事,一年时间既然能传授华枫武技,自然也能帮他修炼**,应当也不至于让他瘦弱到这种程度啊?莫非他这身体是一种特殊体质?”风劲遒一边看着华枫,心中不断的在想,但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。

胡思乱想中,风劲遒的眼帘也可以打起架来,慢慢的终于也睡了过去。

不知过了多久,风劲遒猛然睁开了眼睛,只见窗外的天空已经大亮,几只不知名的xiǎo鸟在窗外叽叽咋咋的叫着,似乎有什么高兴的事情似的。

“靠,我怎么睡了这么久?”风劲遒一愣,心里觉得奇怪。

自从昏死半年清醒之后,不管多晚睡觉,风劲遒每天都是天刚亮就会醒,还从来没有一觉睡到天大亮过。

刚想起床,风劲遒突然发现自己的怀里好像有个东西,柔柔软软的触感,让人觉得很是舒服,低头一看,却是华枫扎在自己的怀里睡得正香,两只xiǎo手抱着自己的左臂,头正枕在自己的臂弯处。

风劲遒突然有种不想惊醒华枫的感觉,似乎就这么看着他在自己的怀里睡觉就是一种非常的幸福,心中有种异常的安定。

他愣愣的看着华枫,一时停止了动作。

他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,他不知道这种感觉是什么,但他知道,怀中的这个孩子,从此以后,定然会和自己有着今生都无法摆脱牵缠不清的“恩怨”,如果真的是“恩怨”的话。

“啊,真舒服。”华枫却在这时候醒了过来,眼睛半睁半闭的叫道。

“舒服吗?”风劲遒揶揄的説道,“那你可知道我的手臂都被你给枕麻了?”

“啊!你……你你……”华枫一声惊叫,算是彻底清醒了过来,眼睛瞪着风劲遒,似乎一时搞不懂这人怎么到了自己的床上。

“这是我的床,”风劲遒没好气的道,“你什么你,醒了没,醒了赶紧起来,我还有功课没做呢。”

华枫听了风劲遒的话,仔细回想一下,才想起自己原来已经不在家里了,而这床自然也已经不再是自己原来睡的那张。

他翻身爬起来,又瞅了眼风劲遒,似乎也有diǎn不好意思,嘴一咧嘿嘿笑着説:“那个,那个谁,真是不好意思啊,昨儿太累了,就随便找了张床睡了,没想到睡到你这里来了。”

“那个,那个谁……难道你不知道我是谁吗?”风劲遒看他还是不肯叫自己师兄,估计扳着脸道。

“现在我不是还不能确定你是好人吗,所以就先叫你那个谁了。”华枫道完歉后,似乎已经把刚才的不好意思用完了,马上就变得无赖般的説道。

“算了,懒得理你。起来了,洗完脸到屋后去,从今天起,我这做师兄的就要担负起教导你的了,如果不听话,xiǎo心我门规伺候。”风劲遒也不再和华枫扯皮,却故作恶狠狠的説道,当然至于这门规是什么,就连风劲遒自己也不知道,华四门下只有自己一人,门规,从来没听説过。

“切……”华枫吐了吐舌头,却也真的就起床,洗了把脸,和风劲遒一起到了屋子后面的一块空地上。

此时太阳已经升起了老高,桃花山上却不见炎热,处处都是一片阴凉,桃花朵朵,嫣红姹紫,景色一片诱人。

风劲遒伸展双手,开始修习华四传给自己的锻体决,没想到华枫也在一边找了块地,和风劲遒一样修炼起来。

风劲遒做了十多遍以后停了下来,浑身上下已经是一片热气蒸腾。

转眼去看华枫,却见他早已蹲坐在一边休息去了。

“遒师兄真厉害!”华枫见风劲遒也停了下来,不禁走过来説道。

“怎么现在我不是那个谁了?”风劲遒好奇的问道。

“额!”华枫先是一呆,似乎思索了一下才説道,“我是看在抱着你睡觉很舒服的份上才肯叫你师兄的,如果你再欺负我,你就还是那个谁。”

“……”风劲遒听了一阵无语,刚想再找话挤兑他两句,突然觉得“抱着你睡觉很舒服”这几个字让自己听来也觉得舒服许多,因此就停了下来。

“好,既然你叫我遒师兄,那以后我就叫你枫师弟。”风劲遒愣了一会,却是高兴起来,説道。

“好!”华枫也显得有diǎn兴奋,显然他也觉得和风劲遒搞好关系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。

“走吧,去吃饭,看看今天吴婶给我们留了什么好吃的。”风劲遒説着,伸手拉住华枫的手,就带着他往前面走去。

风劲遒虽然在吴鹏家做客,但时间一长,风劲遒又不拘xiǎo节,吴鹏一家也就不再把他很当客人待,也就不再天天留人陪着他。

他们天不亮就会进山干活,不过吴婶每天早上起来都会做好早饭盖在桌上,等风劲遒起来自己吃。

今天,当然又加了一份华枫的早餐。

掀开盖着早餐的布巾,三菜一汤的家常饭菜就呈现在了面前,旁边还摆放着两副碗筷。

还没等风劲遒有所动作,华枫已经飞快的给自己盛了碗饭大吃起来,不出风劲遒意料的,又是边吃边大赞好吃不已,似乎几辈子没吃过似的。

“哎,我説枫师弟,你能不能不要每次吃饭都跟饿死鬼投胎一样的好不好?”风劲遒看着华枫无奈的説道。

“可我真的很饿,而且这饭菜也真的很好吃啊。”华枫却是一副“自己真的觉得这饭很好吃”的赞誉表情。

“是吗?”风劲遒怀疑的看了华枫一眼,也夹了一筷子菜到自己碗里,吃了一口,却没发现和以往有什么区别。

“你不知道,我平时吃的那个桃花啊

,哦,就是外面树上长的那种,真是苦死了。哎,对了,遒师兄,你知道我以前最大的愿望是什么吗?”华枫一边快速的往嘴里扒拉着饭菜,一边对风劲遒説道。

“什么?”风劲遒随口问道。

“就是能像别人一样吃上一口饭菜啊。”华枫説道。

“就这样?”风劲遒很怀疑。

“就这样。”华枫却也不像是在装。

风劲遒看着华枫在不停的胡吃海喝,他真的有diǎn搞不清楚华枫所説的是真的还是假的,但他也不想再猜来猜去,而是直接问道:“跟我説説你以前的事呗,还有你二叔,他现在怎么样,好吗?”

“不能説,二叔説了,我们那里的事情不能在外面乱説。”华枫却是拒绝的很干脆。

“切,是你怕自己的谎话被拆穿吧。”风劲遒开始激将。

“没有,我没有説谎。”华枫听风劲遒不相信自己,似乎有diǎn来气,欲要辩解,嘴里却塞满了食物,嘟囔了一句,却把脸涨得红了起来。

“谁信?”风劲遒故意甩了个不以为然的眼神出来。

“是真的。”华枫终于把嘴里的食物咽下,大声説道。

沧州治疗早泄费用
西藏治疗不孕不育方法
武威性病医院排名
沧州治疗早泄医院
西藏治疗不孕不育费用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