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明星

鸿元至尊 第739章 捉弄小侯爷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2:46:05

鸿元至尊 第739章 捉弄小侯爷

张显送给王恺一份大礼。

以王恺的智慧,他会处理好秦浩这事,也会让秦浩对他感激涕流,但是也小小的捉弄了一回这个令人讨厌,却又不能忽略的小侯爷。

见王恺不但捉弄小侯爷,还顺带着戏耍了一把他的政敌,也颇感无奈,却也忍俊不止。

他觉得,古松把发生在这里的事,以及小侯爷有可能丧生在凶兽口中的事报上去,定会把王昌河等吓个屁滚尿流。

古松随后看完四位诸侯王,道歉压惊并感谢相助救人,自是一番啰嗦。

最后王恺还是让他见到了秦浩。

脸色灰败,神衰意弱的他,见到小侯爷完好无损,差点没激动得抱着秦浩大哭一场。

“小祖宗没事就好,不然可是人头滚滚啊!”

这话他虽然没说出口,可表情上营帐内的人是感觉出了他的心里变化。

可随后他的脸色又变了。

王恺和王岩一见,差点没笑出声来,果不出他们所料,古松把信送出去了。

这等大事都是用最快的速度报上去,不是快马,就是信鸽,想追回来是不大可能,唯一的补救措施就是马上再送出一份快报。

“二公子,哎呀,我以为、、半个时辰前我派快马给陛下送了一份快报,可是、、可是、、、”

古松有些埋怨王恺之意,可又不敢直说。

“古大人,我冒死将浩爷从凶兽嘴中抢了出来,浩爷受到惊吓一直昏迷不醒,而我也受了很重的伤,这才刚刚调理过来,你看浩爷还在沉睡,不知道醒来会是什么状态,我哪敢离开呀。”

王恺冷下脸来,他知道古松什么意思。

古松也是遇事心急,有些失态,话没经过脑子就说出来,一见二公子脸色语气不对,一下子惊醒了,赶紧赔礼道歉,他可不敢得罪王恺。

随后他急忙又写了一份详细报告,打算用信鸽送走,可王恺提醒他,信鸽这东西不把握,在路上被鹰雕给吞了,可就耽误大事了。

“是了、是了,二公子提醒的对。”

信鸽肯定要比马快,王恺怎么可能让他赶在头一份快报前,把这份快报先送到,不能让自己的恶作剧废了。

实际上王恺说的也有些道理,信鸽的稳定性不高,一般机密或者快报是不选择用它的。

天黑前,罗松一脸的憔悴之色,满身风尘的赶了回来。

“陛下,我们找到了舞阳候和张革,就在阳春湖湖心岛阳春庄园内,那里守备人员不多,我们的人想要将其擒住带回来,没想到出了意外,就在要得手时,被一位意外访客撞到了,我们死了两人,最后无奈放弃了,经过调查,那个人的身份已经查到,是暗夜的创始人夜枭,神师巅峰高手。”

“又是暗夜,我们战死的人尸体带回来了吗?”

“抢回来了,还有五人受了重伤。”

“这个给你,让他们好好养伤,这个仇我会亲自为他们报的。”

张显将一个玉瓶交给罗松,那里装的可是灵液。

张显对麾下之人还是非常好的对待,只要你真心出力了,绝不会寒了你的心。

“暗夜,神师巅峰,哼哼!!”

实际上夜枭是去向秦月彦讨要佣金的,凑巧碰上的,结果发现另一位债主张革也在这里,他的债主怎么能被人杀了或者掠走,就是这个原因他才出手的。

第二天,继续赶路,走水路是不可能的了,一是船只太少,最重要的原因,还是张横搞的那次灾难,在查清阳春湖是不是真有水怪的事以前,古松下令不许渔民进湖打渔。

当然也不能让张显他们冒险了,就算不关心张显他们,可车队中还有小侯爷,王家二公子小姐等。

小侯爷秦浩一直睡到中午才悠悠醒来。

这次他还不错,见王家兄弟陪伴在左右,没有在尖叫昏过去。

“二哥,我们这是去哪?”

在京都建邺城,王恺也算贵公子哥中的霸王级人物,同秦浩也经常见面。

要说秦浩怕谁,唯有张家的张尤和张鲈,前者是族长的嫡长孙,算是建邺城中同秦浩一般年龄中的恶霸,后者是张家长老会会长的玄孙,张角的长孙,也不是什么好鸟,这两人不但把家族内闹得乌烟瘴气,在建邺城贵公子圈中也是霸王级人物,秦浩就没少挨他们揍,这两人也挺有意思,出外面,两人合伙欺负人,回到家里,就像冤家一般。

张尤和张鲈是二十岁左右圈子中的霸王,那王恺就是他们的前辈了。

王恺十六七岁到二十多岁这几年间,也是京都贵公子圈中的霸王,打架斗殴,就像每天必须吃饭喝水一样,不打一架浑身不自在。

可是在京都建邺城,他们这样的行为还真就没人管,前提是别把人打残,出人命。

王恺在他那时期是公认的京都二公子,不管谁见了都得叫一声二哥。

王恺倒是没揍过秦浩,因为那时候秦浩还是个小屁孩。

可在贵公子圈,王恺的名声还在,就算是二张小霸王,也不敢轻易招惹王恺,见面也得一声二哥。

“浩爷,你就别折杀我了,叫我凯子就行。”

凯子是当时贵公子们背地贬斥王恺的绰号,可叫来叫去,就成了王恺的铭牌,王恺也就无奈接受了。

“还是叫你二哥吧,这次谢谢你救了我一命。”

“随你了,我也是碰巧路过,应该说你命不该绝,也不用谢我,恩,对了,你睡着,我也没法征询你的意见,就带你返京了,这是南部四国诸侯王的车队,我们快到棕山了。”

“啊!”

秦浩一听是在张显的车队中,惊跳起来,王恺急忙转头捂嘴,他就预料到秦浩会是这个反应。

“浩爷怎么了?”

王恺强忍住笑问道。

“啊,没什么,对了,二哥看到我那个不争气的奴才了吗?”

秦浩问的是他的管家秦月彦,这王恺自然知道。

“他回庄园了,唉,若不是他舍命救你,挡住了凶兽一会,我赶到也就、、、”

王恺这是位秦月彦开脱,也是张显的意思,留着秦月彦,张显的意图很明确,是在掩盖凶兽的事,秦月彦必定会为自己的罪责开脱,他肯定会把这两起事件夸大其实,扰乱平西候随之而来的调查线索。

王恺的话让秦浩激灵灵打个冷颤。

王恺嘴角微挑,没有把话说完,怕秦浩再尖叫,王岩见二公子又在使坏,还真是可怜小侯爷。

秦浩不敢见张显,可有不敢独行,现在有王氏兄弟陪伴,觉得很有安全感。

“浩爷,夏王一会请你用膳。”

“啊!我不饿、、咕噜噜、、”

王岩真的无语了,二公子拿戏弄小侯爷当乐趣了,秦浩就怕见张显,他偏偏就说张显要请他吃饭,可真是的、、

秦浩自然不想去张显那里,说不饿,可肚子不争气的咕噜噜抗议起来。

他都一天一宿加半天水米没进了,能不饿吗。

“哥,我能进来吗。”

这时车外传来银铃般的声音,是云燕过来了。

王恺在捉弄秦浩期间,车队已经停了下来,是在准备休息吃午饭。

“云燕吗,进来吧。”

车帘被人掀起,云燕提着菜盒举步进来。

“小侯爷醒了,你身体没事了吧。哦,你们都饿了是吧,夏王怕人送来酒菜,我顺便给带过来了。”

云燕也很讨厌秦浩,只是不咸不淡的问候一声,把菜盒放下。

“你们慢慢用吧。”

云燕只是来看看二哥和岩哥,放下菜盒转身就走。

“燕妹,你不留下一起用膳吗?”

秦浩见到云燕时,眼光就没离开她,这让云燕很讨厌,本来他还以为秦浩没醒,这才过来的。

“不了。”

云燕也没回身,直接下了车走了。

王恺冷冷的看了一眼秦浩,不过随即隐藏了心中的杀机。

秦浩曾经央求其父向王家提亲,想娶王云燕,但是王恺父亲给回绝了,于是秦浩有一次在云燕参加闺蜜的生日回来的路上,遭到挟持,幸好王恺和王岩办事回来给赶上了,将云燕救出来,抓住写词的云燕的人审问,才知道是秦浩指使的,提亲不成,就想挟持,真是狗胆包天,别看秦浩地位很高,但那要在谁的眼中,那些大世家,根本就不拿他当回事,只是不想为了这么一个酒囊饭袋惹麻烦,不值得而已。

那一次王恺和王岩差点没打上平西候府,是王恺的大哥强行将两人拖回了家。

事情过去很长时间了,可王凯却一直耿耿于怀。

可现在不是惩治秦浩的时候,不然张显的心思就白费了。

“唉,我这个小妹呀,京都里那么多青年才俊她没看上,竟然看中了夏王,父亲也跟张家家主写了通函,嫁那么远,我这当哥哥想要去看望也不容易啦。”

王恺为打断秦浩的心思

,竟然先斩后奏,擅自做主愣是把云燕配给了张显。

再看秦浩脸都绿了,不过他可真就不敢在招惹张显了。

能不能斩断秦浩的心思,现在不知道,气氛有些压抑,三人闷头吃饭饮酒、、、

石嘴山治疗癫痫病方法
百色哪家医院治疗男科
鸡西癫痫病
石嘴山治疗癫痫病费用
百色男科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